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荒地

浅文均为原创

 
 
 

日志

 
 
关于我

没有过磨难,顺顺当当的活到现在,对痛苦和幸福体会都不深,也很少体会到什么是刺激,朋友圈人员超好,最喜欢的事是改变。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6  

2010-04-21 22:3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葛晴是个性格内向的姑娘,心里倾慕顾山海,嘴里却说不出来。多次试探,也不明细顾山海对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才想出个下策来试探顾山海。没想到顾山海完全没在意,这让葛晴十分伤心。她与杨涛本是同学,杨涛热烈追求葛晴,只是葛晴心里有顾山海,所以一直没答应杨涛。现在,在杨涛不断的追求下,她才想出这么个笨办法来试探顾山海。但顾山海的态度,让她失望了。在爱恋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候,葛晴显然是做了件傻事。这件事傻在,第一,顾山海信以为真,并由此推波助澜;第二,葛晴在顾山海推动下,不得不假戏真唱。不过,在婚姻问题上,葛晴不想听爹的,两个姐姐听了爹的,结果谁的媳妇也没当成。她觉得就算两个姐姐当成了顾山海的媳妇,也是悲剧。因为,在她看来,顾山海对两位姐姐,根本没有爱。而她之所以要用这种方式来试探顾山海,就是想看看顾山海对她有没有爱。她期望的是有爱情的婚姻,而不是捆绑在一起的夫妻。既然顾山海对自己并没有爱,葛晴也就只好忍痛假作欢颜,将他放弃。不过,她是否要与杨涛相处下去,实际并没有思想准备。因此要求顾山海,千万别把她的事跟爹说。
这给顾山海出了难题。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他瞒着葛老爷子,就太不忠孝了。所以犹豫来犹豫去,他还是跟葛老爷子说了,想从中斡旋,成全了葛晴。葛老爷子听后却如同遭遇雷击,骤然发怒,绝不同意。并把葛晴狠狠教训了一通,让葛晴断绝与杨涛的来往。这就把葛晴逼到了死角。葛晴认为,顾山海太不尊重她了,而且出卖了她。于是,不再搭理顾山海。
处于逆反心理,葛老爷子越不准葛晴跟杨涛好,葛晴就越是要跟杨涛往来频繁。气得葛老爷子心口发疼。顾山海劝葛老爷子,葛老爷子认为顾山海有意把葛晴往外推;顾山海劝葛晴,葛晴根本就不理睬他。
顾山海两面不够人,心里十分沮丧,就想到了葛雪。顾山海知道葛老爷子最疼爱大女儿葛霞与小女儿葛雪,如今葛霞不在了,葛雪就成了老爷子的掌上明珠心头肉。葛雪的话,一向哄得葛老爷子开心,那么现在让葛雪跟葛老爷子说,葛老爷子应当是乐于接受的。于是他就找葛雪从中说合,希望葛雪帮忙,两人一起说服葛老爷子,成全葛晴。
葛雪如今21岁了,出落得花容月貌,一如葛霞转世(葛霞、葛雪,两个角色可由一个演员来饰演)。因为顾山海初到葛家之时葛雪还小,所以多年来葛雪看待顾山海一如看待父兄。平时,也最听顾山海的话。但意想不到的是,大学毕业就考入国民党中央广播电台做了播音员的葛雪,此次却完全站在了顾山海的对立面上。她指责顾山海对葛晴采取不负责任的态度,同意葛晴婚事,是心地不善。葛雪不仅不帮忙,反而把顾山海奚落一番,这让顾山海始料不及。
顾山海却有“心地不善”的一面,他的确想转嫁婚姻危机,不想再给自己招惹麻烦。因为从葛老爷子的某些暗示里,他已经感到葛老爷子正在打他和葛晴的主意。已经有了再一再二,绝不能有再三再四了。
其实,这期间葛雪同葛老爷子交流过意见,两人虽都不看好杨涛,但角度却并不一样。葛雪是从做人和二姐长久生活的角度来认识杨涛的,她认为杨涛做人不行,他干的那个行当令人毛骨悚然,三姐跟着她不会有幸福可言,所以,当然不能做自己的姐夫;而葛老爷子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传统思维定势。他把想让顾山海从二姐夫当到三姐夫的想法跟葛雪说了,莫曾想,却让葛雪惊呆了半晌,再不跟葛老爷子过话了。
围绕葛晴的婚事,葛家闹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这不仅使顾山海与葛老爷子之间出现了裂隙,葛晴、葛雪姐妹俩竟也与他冷淡起来,这让顾山海感到奇怪和郁闷。
顾山海有个忘年交,裱糊匠钟老伯。钟老伯孤身一人,独撑一爿小店,与“首都照相”毗邻。顾山海的心事常爱倒给他听听。钟老伯听了,嗯嗯呀呀,支支吾吾,也给不出顾山海什么好主意来,顾山海只能长吁短叹。这就更加怀念林小萌。
林小萌其时在东北。
1947年,国民党184师在东北海城前线阵前起义,向我解放军投诚。此为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的第一次整建制哗变,震动朝野。而林小萌在这一历史事件中,功不可没。不过此时的顾山海还不知晓别后林小萌的一切罢了。
南京老百姓知悉这一事件的朦胧情况,源自葛雪播送的一条中央社消息。消息明面上是歌颂184师广大官兵如何忠勇顽强突出重围的,然而此时人们早已习惯反过来听中央社新闻,知道184师肯定是完了。顾山海在广播中听到一个让他和葛老爷子怦然心动的名字:图恩贵。说某团副图恩贵如何率队英勇突围,最后归回党国。顾山海听了,不知是喜是忧,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
顾山海把这件事情说给钟老伯听,钟老伯也只是唏嘘一番而已。不久,钟老伯将裱糊家什搬到中央饭店。民国大画家大书法家钱大章先生在中央饭店租了两间房,专门辟出一间给钟老伯用。偶尔碰回面,问及生意,钟老伯就乐不可支。说火得很,货不出楼,销售一空。顾山海想不明白,中央饭店是常人进不去的地方,地贵人稀,生意如何就能做得好?
军官总到中山陵哭灵祭拜。顾山海应邀到中山陵给军官总照合影,摇动照相机调整焦距的时候,顾山海懵了,——军官总合影的军官中,他竟看见了垂头丧气的图恩贵!
师兄师弟此时不期而遇,自是一番话语。正说得起劲,那边却一声枪响,军官总中竟有一人开枪自杀,而且这个人顾山海认识。此人与太太照完新婚照没几天,太太就跟警察厅黄厅长照了另外一张新婚照。
党国国库空虚,钱都用在了战场上。图恩贵所在的军官总,是党国的闲人,党国顾及不过来了,连他们的正常生计都成了问题。图恩贵面临同样的困境。
要想从军官总混出去得到一官半职,就得使动关系,光有关系还不行,还要有实力。卖官鬻爵,时风愈盛。图恩贵没有关系也没有钱,走投无路。顾山海少不得到军官总安慰开导图恩贵。一次,竟在那里遇见葛雪,葛雪跟一个国军上校谈得火热。顾山海问葛雪,葛雪冷着脸回答:采访。弄得顾山海没脾气。
图恩贵想钻进首都卫戍司令部任职,打听到行情价码,顾山海东挪西借帮忙凑足银子,可怎样才能搭上与卫戍司令部的关系,却犯了难。
顾山海只好硬着头皮来找葛晴,想通过葛晴找杨涛,搭上与京畿卫戍司令韩永仁的关节。可葛晴却冷脸拒绝了。
其实顾山海并不知道,葛晴每当说起跟杨涛在一起的话题,实际是拿来气葛老爷子和顾山海的,而实际上,葛晴一直跟杨涛保持冷淡的距离。顾山海却以为葛晴在跟顾山海怄气。
既然葛晴不肯帮忙,他就只好自己偷偷来找杨涛,杨涛正为顾山海搅了他跟葛晴的好事而郁闷着呢,遂也代答不理。顾山海为图恩贵急功近利,拍胸脯向杨涛保证,说只要攻下韩司令这一关,你和葛晴的事,包在姐夫身上。
果然在杨涛的运作下,顾山海获得面见韩司令的机会。说明来意,顾山海把一包银两递过去。韩司令像是非常随意地掂了下,顺手就给退回来。告诉顾山海:党国不兴这个,党国要量才用人,如果什么都能拿钱买了,党国就完了。顾山海碰了一鼻子灰,还以为果真碰上了廉洁的好官。事后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卖官价格随行就市,已经涨了。南京此时物价,除了破烂不涨,人臭不涨,什么都涨了。他于是知道,那韩司令收钱,早已轻车熟路,一掂份量就知道银子多少,是他拿的银子数量太少,份量轻了。
图恩贵只有望“涨”兴叹的份儿。顾山海劝说他辞官转行,但图恩贵已经“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军官总不断传出悲喜交加的消息,图恩贵情绪不稳定,异常郁闷,顾山海很是焦急。
一日,葛雪拿回家一个玉玺让顾山海拍照,顾山海打眼一看,竟是明朝朱三太子准备复国登基的龙玺。葛老爷识破是个假货色。可葛雪说,受朋友之托,人家给了双倍价,要求六面都照。问干什么,葛雪说,你只管照就好了,干什么我也不知道。照相的钱其实比货本身还贵,当时顾山海还暗中讥笑那位呆头呆脑的蠢主儿。不久,首都警察厅黄厅长的老娘过寿,顾山海约去给照全家福。在黄家客厅,顾山海惊讶地发现,那假古董居然堂而皇之地摆在黄厅长的古董架上。而故宫博物院两位大师级的鉴定砖家,竟当场一致鉴定,那活儿,百分之百就是朱三太子的开国玉玺。顾山海翻阅一本印刷精美的画册,发现那是美资在上海开设的最有名的文物古董拍卖行——德士佳拍卖行近期出版的拍卖品集成画册。画册上也登载着朱三太子开国玉玺的六张照片。而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六张照片,却原来全部出自他手!
这一发现,让顾山海瞠目结舌。回到家里,他抓住葛雪问究竟,葛雪却不告原委,这让顾山海很是郁闷。
没几日,一身暂新警察制服上面坠了颗金领花的那人来照相馆照相,顾山海认出,此人便是葛雪在军官总与之攀谈的那位上校军官,现在这人已经当了少将了。这少将姓马,叫马广运,做了中区警察局的少将局长。顾山海盘算这假玉玺的来历,不能不暗暗佩服这“蠢主儿”的精明了。同时,也不禁为葛雪担忧起来,若葛雪在外边总跟这样的人搭边界,那可不是个好兆头。
顾山海很严肃地找葛雪谈话,禁止葛雪再跟少将来往。两人谈崩,口舌会战中,葛雪突然喷出对顾山海的幽怨,说这个家就是因为有你顾山海,全都得了精神病了!这让顾山海异常震惊。顾山海思忖,得赶紧找个女人把自己“嫁”出去了,不然,他在葛家,几面不够人,真的很难呆了。
顾山海以店内近日活路太忙,新徒弟多需要加强管理为借口,委婉地说与葛老爷子,搬到店里去住了。没有了顾山海的家,立刻就变得冷清而没有生气。
葛老爷子从两个女儿对顾山海的神态变化上看出端倪,觉得顾山海此次离家出走,非比寻常了。他一股无名火只能跟两个女儿发。昔日看上去还算温馨和谐的家,此刻开始分崩离析。先是葛晴要住校,继之葛雪要搬去电台住宿。葛老爷子一气之下病倒了。
葛家现在的情况顾山海并不了解,他一心要帮助图恩贵。葛雪古董行贿成功的事提醒了顾山海。但骗人的事,他不干。要干,只能来真的。买真古董太贵,花不起钱,买时兴的民国大家字画倒还可以考虑。字画跟古董一样,钱大章的字画也是升值的,早晚成古董,可以传辈。他想,如果买当红大家钱大章的画,有钟老伯的面子,说不上还能省些现钱。顾山海带图恩贵去了中央酒店。中央酒店正在召开一个会议,高官云集。钱大章、老钟头字画生意应接不暇,忙得不亦悦乎。许多想升官的和军官总们排队等着拿字画,画一张裱一张,裱一张走一张,直接从一楼就送到楼上高官的包房里了。洛阳纸贵,钱大章炙手可热,哪儿存在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顾山海于是知道老钟头生意之所以那么好的奥秘所在了。
顾山海的字画通过杨涛,也直接拿到了韩司令的包房。这次没退。杨涛说,这边的事办成了,葛晴那边的事,你可得话符前言。
葛雪随记者团到会议上采访报道,碰见顾山海。吵了一次架,葛雪好像长大了许多。她让顾山海回家,说,回家看看爹吧,他病了。
顾山海回到葛家看望葛老爷子,葛老爷子病得果然不轻。顾山海最怕葛老爷子上演葛夫人的那样的“临终托孤”,可怕什么来什么,葛老爷子偏就“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把身前身后的许多事情都跟顾山海做了交待,尤其把葛晴的婚事提了出来。顾山海这次是铁了心,就是气死老爷子,他也不能答应这桩婚事。他委婉相劝,说葛晴还是跟杨涛比较合适,年岁也般配。葛老爷子逼问顾山海,葛晴那点不配你,顾山海只好说,他就认葛晴是妹妹,其他免谈。再说,他已经有意中人了。这话让葛老爷子听到,不啻于晴天霹雳,立马就被击昏了。葛老爷子痛感葛家将大厦将倾。
而葛晴偷听到这话,彻底绝望,爱瞬即转为憎恶和赌气,竟想以自暴自弃甚至自虐的方式报复顾山海。你不就是盼着我跟杨涛好吗,那好,我就好给你们看!
葛晴果然跟杨涛好了。
不久,图恩贵大功告成,去卫戍司令部做了一名上校参议,级别虽然没升(一张字画还是抵不住一件古董),但总算有了位置,尽管是个闲职,可好歹生存和身份问题解决了。
图恩贵感恩戴德(顾山海曾向葛老爷子借了钱),来看昔日的师傅葛老爷子,顺便还钱。可葛老爷子看了图恩贵却表情冷淡。葛老爷子心想,如果没有图恩贵这档子事,葛晴也许不会往他不期望的路上越走越远。图恩贵一头雾水,顾山海却心知肚明。
爱屋及乌,冲着葛老爷子和葛晴,顾山海让图恩贵尽量关照杨涛。可过了一段时日,图恩贵却告诉顾山海,杨涛不可靠,赶紧让葛晴与杨涛一刀两断,不然会毁了葛晴。顾山海问究竟,图恩贵告诉他,杨涛的真实身份是保密局十三处!引狼入室,助纣为虐,顾山海目瞪口呆!
顾山海找葛晴,叙说种种借口让葛晴离开杨涛,葛晴泪流满面,告诉他,生米成饭,木已成舟,晚了。顾山海痛心疾首,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
葛晴已经显怀,不结婚遮不住羞了。顾山海心里滴血说合葛老爷子让葛晴成婚,葛老爷子不准葛晴住在家里,葛晴只好跟杨涛在外面独住。
葛晴结婚那夜,顾山海跑到燕子矶,嚎啕大哭,祈求老天饶恕他的罪孽。
葛雪找到了他,也哭,为三姐,为顾山海,也为她自己。她也不知道自己对顾山海说了些什么,该让顾山海听懂的,顾山海一句没听懂,不该让顾山海误解的,却偏偏让顾山海误解了。为此,葛雪懊恼了好一阵子。
葛晴嫁人以后很少回来,每个人都不不涉及葛晴婚姻的敏感话题。家庭冷清了,也沉闷了。
这时,爆发了金圆券事件和随之而来的6?5惨案昭示天下事件。保密局十三处蠢蠢欲动之时,中区警察局马广运捷足先登,首先对顾山海进行了传拘。在葛雪调和下,顾山海泄密案厘清结案,顾山海有罪取保释放。
一向听顾山海训话的葛雪现在开始训斥顾山海了。这让顾山海十分生气,两人吵了起来,谁也不理谁。
葛雪暗自以泪洗面,痛骂顾山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没过多久,秦东阳被捕叛变。
杨涛和葛雪几乎同时受两党指派,开始围绕林小萌照片对顾山海进行围攻。杨涛还能利用葛晴软硬兼施,左右围攻,而葛雪则只能单打独斗,使劲浑身解数。一家人斗智斗勇,但都在顾山海面前败下阵来。
双方的任务都没有完成,都受到双方领导的批评。在杨涛,是恼羞成怒;在葛雪,是无尽委屈。
葛雪此时不知,在警察局传拘的经历以后,顾山海眼里的葛雪已经不是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妹,而是一个身份背景复杂的政客。顾山海已经在心底防备她,排斥她,疏远她了。而越是这样,葛雪就越是委屈难过,伤痛心扉。
眼看软磨硬泡无济于事,杨涛支招,林振邦事件爆发了,顾山海被军统逮捕。葛雪探狱,遭致顾山海讥讽。顾山海一直以为,他之被捕,是葛雪从中作梗。忍着委屈和误解,葛雪找到第一夫人,使尽计谋,赚得宋美龄金口玉牙,方才搭救顾山海出狱。可是接顾山海出狱的却是葛晴。杨涛的花言巧语,使葛晴信以为真,一直以为是杨涛搭救了顾山海。受葛晴误导,顾山海对杨涛几乎生出几分好感。
做好事的葛雪反被冷落一边。
搭救顾山海出狱的真相被马广运偶尔点破。顾山海虽然为自己误解了葛雪而懊悔,但葛雪的复杂背景和令人生疑的主观动机依然不能让顾山海道出秘密。
葛雪知道,必须找一个让顾山海信得过的人,她知道,那个人就是钟老头。
正当顾山海对营救钟老头一筹莫展之时,林小萌意外地回来了。更意外的竟是,约会地点竟然是葛雪通知他的。顾山海搞不懂,这两个女人在时隔16年以后如何能够串通在一起。爱还是爱的,只不过现实的林小萌实在太神秘了!照理说,照片主人索要自己的照片,应当给人家,更何况是自己钟爱的女人!但经历了这么多风波之后,顾山海在冲动之余也学会了冷静。一个疑问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两张十六年前的老照片她为何记得那么清楚,要的又那么迫切?如果仅仅关乎她自己的安全,她就应当知道照片放在他这里是最安全的!同样国民党身份的林小萌同样遭到顾山海拒绝。顾山海告诉她,照片烧了。
两人虽然为照片之事频生几段尴尬,但毕竟心仪的女人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这是一段等了16年的爱情,男的未娶,女的未嫁,他们应当以加倍的热情把这16年的缺憾补回来!为了爱,顾山海才不管她是不是国民党,也顾及不了葛老爷子的感受,重要的是,他爱她,这就足够了!
就在新的爱的希望冉冉升起之时,葛云回来了!
葛云出走,却并不意味两个人的婚姻关系从此不复存在,既然没有宣布离婚(那是不可能的,他怎好伤了葛老爷子的心,又怎么对得起他对不起的葛云?),那他们还是传统意义上的夫妻,尽管,谁都知道他们两个洞房未同房,但他们依然是夫妻。
现在,顾山海面临三个选择:娶葛云,娶林小萌,救钟老头。
葛雪含泪劝顾山海与葛云完婚,——顾山海以为她是自私,毕竟她是她亲姐姐;
林小萌含笑隐退,——顾山海认为林小萌生了他的气,毕竟是他没有恪守爱之专一与永恒,事实上的婚姻用同没同房那样愚蠢的说词是解释不清楚的;
为了营救老钟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吧,顾山海选择与葛云完婚,做男人,生孩子!
万万没想到,完婚当夜出了问题。葛云跪求,假夫妻做到底,可同房,不可同床。顾山海问原因,葛云说,已另有心爱,而且早已结婚,并生有一子,她要为他坚守一生,而决不能玷污他。顾山海诧异而恼怒,既然你已经结婚生子,为何还要与我完婚,这不是坑我吗?葛云说,如果我不答应跟你完婚,我爹能出手帮你搭救钟老头吗?
顾山海无语了,为失去,为得到,为葛霞,为葛晴,为葛云,为晓萌,为了那么多、那么多的苦难,落泪了。
当夜,比顾山海哭得还惨的是葛雪。二姐完婚,她必没戏。她要跟自己心爱的人儿做左后诀别了。
在一个有情又无情,无情还有情的几方都难于扮演好的角色里,他(她)们捱过了搭救钟老头一直到葛云被捕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喜怒哀乐怨杂糅在一起的带着泪含着笑辛酸备尝的时光。这段时光以一个令人惊悸觳觫痛断肝肠的悲剧结尾画上了一个带血的惊叹号——葛晴扔下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顾山海心里堵啊!葛云被捕了,葛晴死了,葛家的好女儿一个个凋零了,他——一个大姐夫,一个男子汉,他却居然连一个柔弱的女子也保护不了,他是干什么吃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